晉中大同呂梁
山西頻道
嘉裏快遞香港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衞 房產 教育 旅遊 體育 融媒體
晉中·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
山西頻道 > 正文

這支隊伍打勝仗,靠的是“補丁鍋”“被面旗”……

2021年07月03日 17:57:21 來源: 新華網

  新華社太原7月3日電(記者劉翔霄 原勳)百年奮鬥征程,足跡不計其數。一口“千瘡百孔”的行軍鍋,一件應急渡河用的“土工具”,一面質地“特別”的戰地獎旗……

  它們訴説着一個個感人肺腑的故事,銘刻着永不磨滅的精神。

  行軍鍋上17枚特殊的“獎章”

  一口打着十七個鐵補丁的行軍鍋,是八路軍太行紀念館最為引人注目的展陳之一。

  長征期間,紅軍炊事班戰士除了背糧食,還要隨身攜帶各種炊事用具,每個人負重達三四十公斤。過草地時,上級下命令輕裝前進,炊事班戰士將隨身攜帶的盆盆罐罐減了不少,唯獨捨不得這口行軍鍋——就算沒米下鍋,還可以用它給大家燒點熱水喝。

  過草地時,前面的炊事兵倒下了,後面的炊事兵來不及掩埋戰友的遺體,只能強忍悲痛,背起這口鍋繼續前進。

  “長征結束後,很多炊事班戰士都犧牲了,那口鍋就成了炊事兵心中最珍視的東西。”八路軍太行紀念館館長史永平説。

  抗戰爆發後,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,開赴華北抗日戰場。這口行軍鍋也跟着來到了太行根據地。

  1938年,八路軍對日軍展開反“九路圍攻”。山西武鄉縣王家峪村村民李煥蘭的丈夫當年參加了八路軍擔架隊,一次,他在搶救傷員時,發現了一位渾身是血、傷勢嚴重的八路軍炊事班長。奄奄一息之際,炊事班長仍緊緊地抱着一口行軍鍋不肯放手。他説,這口鍋很重要,曾跟隨他爬雪山、過草地,煮草根、煮皮帶,救活了不少戰友,也給他擋了不少子彈,他實在不忍心把它丟掉……希望李煥蘭的丈夫幫他把這口鍋保存下來。

  李煥蘭的丈夫含淚答應了老班長的請求,把它拿回了王家峪。

  後來,八路軍總部進駐王家峪,李煥蘭又把這口鍋送回,供戰士們繼續使用。

  20世紀80年代,這口曾立下“汗馬功勞”的鍋被捐贈給八路軍太行紀念館。史永平説,這口鐵鍋上的補丁足足有17個之多,就像17枚特殊的“獎章”。

  泛黃的“羊皮浮筒”

  山西石樓縣,紅軍東征紀念館。國家一級革命文物——一件泛黃的羊皮浮筒把人們的思緒帶回到1936年。

  “當時,閻錫山的部隊把渡船扣押在黃河東岸,紅軍沒有工具,渡河就成了一大難題。”山西紅軍東征紀念館館長劉劍説,於是紅軍採取了老辦法——到黃河邊走訪、發動羣眾,請羣眾出謀獻策。

  有羣眾提議,把羊皮剝下來做浮筒,夾在腋下,就能過河。為了幫助紅軍渡河,羣眾紛紛把家裏藏的、沒有被閻錫山部隊沒收的浮筒捐了出來,有些老百姓甚至把自己家的羊也牽來了。沒過幾天,就做成了幾百只浮筒,這些浮筒是石樓民眾助軍渡河的“功臣”。

  1936年2月20日晚8時,東征紅軍開始渡河作戰。石樓縣老船工任永忠撐的船比較大,一次能載百餘人。他冒着生命危險,多次往返運送紅軍。抵岸後的紅軍迅速向敵人發起進攻,打開缺口。

  送紅軍過河後,任永忠又送兒女參加了紅軍,然後自己把船賣掉,到陝西參加了革命。

  當時正值寒冬,又是夜間,黃河上有大塊的冰凌塊,渡河難度很大。幸有任永忠、白汝耀、許茂前、喬永生等老船工軍民一心,才保證了紅軍戰士安全渡河。

  “當時山西很多進步青年跟着紅軍到了陝北,沒過多久就參加了紅軍。”劉劍説,東征紅軍在山西擴軍8000子弟,當時湧現出了許多軍愛民、民擁軍的感人事蹟。

  一面特別的獎旗

  步入太原解放紀念館,人們總會在一面獎旗前駐足良久。

  “戰爭年代,物資匱乏。為了支援人民軍隊打勝仗,老百姓紛紛有力出力,捐款捐物。”太原解放紀念館講解員曹艾潔説,這面紅底白邊的旗,是獎給在解放太原戰役中作戰勇猛的一支部隊的,旗面卻是用老百姓捐的被子面做成的。

  太原市陽曲縣店子底村是解放戰爭時期攻打太原的支前模範村。當時,從各地匯聚來的戰鬥物資等源源不斷地匯聚至此,並從這裏輸送到前線。

  “當年,老百姓紛紛把家裏的門板抬了出來,五里長的通道都是用門板等搭建成的工事。”店子底村原黨支部書記黃根明説,整個村裏男女老少齊上陣,人們騰出窯洞、大炕,積極支援前線。

  “一位炊事班長給了我爺爺一雙靴子,他説,老鄉,把這個給你,我們要進城了。第二天,6個伙伕回來後,在炕上不説話。那一晚犧牲了130個人,是一場慘烈的戰鬥。”

  店子底村90歲老人李合林的丈夫當年在前線抬擔架,她和公公婆婆先後照料了二十多位解放軍傷員。“那都是十幾歲、二十幾歲的小夥子,我把雞蛋攢起來,給戰士們做成了一碗碗的雞蛋湯。”李合林説。

  太原戰役持續6個多月,共有24萬羣眾參與支前,動用畜力5萬多頭,門板50萬塊……

  “這些留存下來的歷史實物,無不體現了這支人民軍隊的戰鬥力、生命力,體現了民心所向。”山西省檔案館副館長、研究員巨文輝説。(完)

[編輯: 王浩慶 ]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20177